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-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!

雨楓軒

為了兄弟情

時間:2020-06-30來源:網友提供 作者:戴慕仁 點擊:
為了兄弟情

 
  莊啟龍與夏白玉要結婚了,婚宴定在一家五星級酒店。
 
  結婚那天,場面果然氣派。莊家包下一個宴會廳,男女雙方各20桌。新郎新娘雙雙恭候在宴會廳門前,諸位親友紛至沓來,往新人懷里塞紅包,新郎新娘便含笑送上一句:“不好意思讓您破費了。”
 
  婚禮儀式大同小異,全憑司儀一張嘴調節氣氛。
 
  但新郎新娘敬酒時,卻得面對一個身份尷尬的朋友,他叫史明,和新郎莊啟龍是好同事,同時也是新娘夏白玉的前男友。
 
  早在莊啟龍和夏白玉擬定宴客名單時,就為請不請史明而糾結不已。單位是小公司,就那么十來個同事,如果請了其他人而不請史明,這顯得莊啟龍小家子氣;但如果請吧,場面上多少會有點尷尬。
 
  最后新郎新娘達成共識:請!至于史明來不來赴宴,由他自己決定。
 
  那天,史明拿到請柬的一剎那有點暈,有點狼狽。這個喜酒去不去?不去,顯得自己太沒腔調;去吧,前戀人的喜酒肯定是杯苦酒。后來架不住同事的起哄,他便答應去了。
 
  到了婚禮敬酒的環節,新郎新娘挨著順序敬酒,很快到了同事那一桌。
 
  夏白玉的腳步一頓,因為她一眼就看到了史明在埋頭喝悶酒。
 
  一旁的莊啟龍湊近她的耳邊問:“怎么啦?”
 
  夏白玉努努嘴說:“我怕他們鬧。”
 
  莊啟龍心里明白她在撒謊。因為他也看到了史明不太對勁,便安慰她說:“沒事,有我呢。”
 
  真的到了那桌,倒也太平無事。同事們使勁起哄,反倒掩蓋了三人之間的尷尬。
 
  宴會臨將結束,史明想早點離場,沒想到被同事們一把揪。“還得一起去鬧洞房呢!”
 
  史明只好說:“我爸從外地來了,我已經答應要去陪他的。”
 
  有個同事酒喝多了,說了句狠話:“你是不是吃不到葡萄,心里酸?”
 
  史明堂堂男子漢,拉不下面子,便拉開嗓門說:“去就去,酸個屁!”
 
  洞房就在五星級酒店的高級套房里。鬧新房的套路大同小異,嬉鬧加惡作劇,這一套難不住這對新人。只有一個環節差一點讓他們下不了臺。當有人問到他們戀愛經過時,開始新郎新娘還鎮定自若,應對如流。但有個冒失鬼哪壺不開提哪壺,追問新郎新娘戀愛中間有過什么曲折。
 
  這一問讓新郎新娘僵在那里,大家的眼光不約而同地尋找一個人,史明!還好,史明不知去向。很快,大家也都識趣地離開了。
 
  新郎將房門鎖上,F在是兩人世界,莊啟龍突然問夏白玉,世界上哪種女人一下子變老?
 
  夏白玉睜大眼睛問:“哪種女人?”
 
  “新娘!”說完,莊啟龍一把將老婆擁入懷中。
 
  夏白玉依偎在老公懷里問:“為什么新娘一下就老了?”
 
  莊啟龍親了她一口說:“因為今天是新娘,明天就變成老婆了。”
 
  兩個人靜靜擁抱了一會兒,夏白玉想起一件事,說:“我們把紅包記一下,今后還要‘還債’哩。”
 
  于是夏白玉念送禮人,莊啟龍逐筆登記禮金。莊啟龍隨口問道:“你看到史明什么時候走的?”
 
  夏白玉一聽這話,臉就沉下來:“你什么意思呀?他什么時候走,為什么問我?”
 
  莊啟龍忙打哈哈:“不就是關心他嗎?我怕他喝多了出事!”
 
  這時,酒店總臺打電話來,宴會廳遺留了些東西請新人去認領。莊啟龍關照老婆早點洗漱休息,便開門前去處理。
 
  夏白玉走向套房里間,剛推門進去,她差點驚叫起來,只見里間的沙發上睡著一個大男人,再仔細一看,竟是史明。
 
  原來史明今天喝多了,他被同事架到新房,大伙鬧新房時,他酒勁上來,溜進里間倒頭便睡,F在被夏白玉一叫,他也醒了,懵懵懂懂地問:“我在哪里?”
 
  夏白玉捂著狂跳不止的心臟,說:“你在我的新房里!你怎么還不走?”
 
  這時,史明完全清醒了,他跳起來連聲說:“對不起,我馬上就走。”走出新房,他的手機響了,拿起一聽是他爸打來的。他問兒子,都半夜了怎么還不回家?明天還要陪自己去醫院開刀,應該要早點回來休息。
 
  史明聽完,安慰他爸說:“您放心吧,我已經聯系了一個好大夫,還特意準備了五千元紅包。”說到這里,他下意識地拍拍口袋,這一拍,差點嚇出他半條性命?诖趺催@樣單?他急急忙忙把手伸進去,卻摸出來一個小紅包,里面只有五百元。這個小紅包是送給莊啟龍的禮金,應該在簽到時已經送出去了!糟糕,看來是把兩個紅包搞錯了。
 
  史明頓時感到天昏地暗。送出去的人情像放進河里的魚,那是要不回來的。老爸明天就要住院開刀,自己到哪里再去籌這五千塊錢呀!他站在新房門口,進退兩難。琢磨了許久,他返身又去敲門。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• 上一篇:鬼臉錢
  • 下一篇:沒有了
欄目列表
河内五分彩违法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