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-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!

雨楓軒

關于打架的記憶碎片

時間:2020-07-07來源:網友提供 作者:張立憲 點擊:
關于打架的記憶碎片

 
黃色的臉孔有紅色的污泥
 
  打架,貫穿于俺整個成長的日子。
 
  那一代孩子全是一群狼。冬天,沒有一個孩子不把手和腳凍得跟爛柿子一樣,不過凍臉的人倒不是全部,因為有些人的鼻涕在臉上結的痂實在是太厚了,足以保護嬌嫩的皮膚不受寒風刮割。越寒冷的日子越是我們奮戰的舞臺,因為衣服厚,傷不到身體,因為冬天夜長,除了打架實在沒什么好消遣的,連露天電影都已經停放。
 
  我參加的規模最大的一次群毆發生在小學四年級。兩條街分成兩個陣營,在冬天的夜里,荒涼的野外,燃起幾堆玉米秸,首領發一聲喊,便斗起來,以摔跤為主,間或拿凍得硬邦邦的土坷垃(野外沒有磚頭)拍之砸之。都是鄉里鄉親的,加之烽火熊熊,所以基本不會分不清敵我。因為涉及兩條街的榮譽,所以有的分屬不同陣營的親戚也全然六親不認,趁對方猶豫遲疑的當兒就是一招“黑虎掏心”。
 
  第二天,校長惱羞成怒,將全體學生集合到操場上,問都有誰參與打架了。我們中可沒有那種敢做不敢當的膿包,呼啦啦舉起了一片胳膊,棉襖袖沾滿了塵土和牛屎。
 
  俺最不滿的就是實行計劃生育政策,讓人沒有兄弟姐妹。
 
  別用什么大道理來反駁俺,俺就是看不得這個。一個人,如果不能享受到兄弟姐妹間的感情,是人生非常非常大的一種缺憾。
 
  好在俺的父母在政策推行之前讓俺擁有了兩個弟弟。俺讓弟弟得到了俺沒有享受過的東西,比如,有一個哥哥,打架的時候腰桿會硬許多。
 
  誰不希望有個哥哥保護自己,不必害怕,不必遭人打?
 
  我身為長子,從來沒有得到過哥哥的保護。
 
黑色的眼珠有白色的恐懼
  但人長大了,確實不太好玩,特別是在打架這件事兒上。
 
  小學時的架,你說打就打了;中學以后的架,你說著說著就不打了。
 
  一個不大的由頭,兩個人伸手較量一下也就得了。偏不,一句“你等著”,就開始到處拉贊助,無論從人數還是武器裝備上都夠大戰規模了,但越拉人越多,不想打的人越來越多,相互熟識的人也越來越多。扭頭再一看,原來打架的緣由竟是那么微不足道,隨便誰的面子一抹,就打不起來,于是到最后便不了了之。
 
  這時候,打架的真正魅力便在于約架后的枕戈待旦、打架前的劍拔弩張、勸架時的唇槍舌劍、散架時的觥籌交錯、以后再見面時的義薄云天、再打架時的并肩戰斗。如此循環往復,和平主義的隊伍越來越壯大。
 
  我經歷的一次比較危險的架發生在勸架時。人是一種很賤的動物,許多架友屬于那種人來瘋,越勸他越來勁,還沒完了。俺當時勸的那位手里拿著刀子,俺越勸他越比畫,力氣隨著拉他的人增多而加大,等看到勸架的人都伸出手拉他,都張開嘴求他,再沒有后備力量,他才善罷甘休,收起了刀子。
 
  大伙正在彼此介紹,說些“久仰”之類的話,突然有人沖俺高呼了一聲:“你的脖子!”
 
  俺用手一摸,一手血,都不知道什么時候掛的彩。
 
  這個傷口后來成了俺炫耀的資本,因為離右頸動脈不到五厘米,誰見誰抽涼氣。而俺當時就剩下后怕,并從此特別煩那種嚷嚷半天也不打、一見人多就咋呼的人。
 
  打架真正的快感是在喪失理智、瘋狂出手的時候——紅了眼,咬著牙,不知道疼,不知道輕重,全身都興奮得直哆嗦。俺曾經有一回跟哥幾個追打一個人,真是越打越過癮。這時的人,甚至比野獸還野獸,因為那股獸性是憋了許久的“陳年佳釀”,表現出來的簡直就不能叫獸性,叫人性得了。
 
多少人在追尋那解不開的問題
  許多人不理解,為什么好好一個有志青年,非要跟這么一幫二流子混在一起,俺也說不大清楚。
 
  我們為什么要像蝗蟲一樣扎堆在一起?
 
  鄭鈞唱道:“我們活著只是為了相互溫暖,想盡辦法就只為逃避孤單。”
 
  “義氣”是那個年代對一個男人的最高褒獎,宛如現在的“品位”“優雅”“格調”之類。
 
  直到某一天,俺突然明白:原來我們為之動情、為之動刀子的所謂義氣,竟那么經不起人性的推敲,那么經不起日子的錘打。這種幻滅感讓俺無比沮喪。
 
沒有人要和你玩平等的游戲
  關于打架這件事兒,說的比打的多,架友們在一起,多是回憶與憧憬,真刀真槍搏殺的時候其實很少。大家津津樂道的全是勝利的故事和勇敢得來的尊嚴。
 
  道理要講給能認錯的人聽。被英雄打趴下卻懂得欣賞英雄的人們,才讓英雄成為英雄。而在架圈,是沒有英雄的,因為永遠沒有狗熊那一方。
 
  這是俺后來退出架圈的主要原因。因為你拼殺半天,人家照樣“肉爛嘴不爛”;而你也慢慢發現,拼殺半天,還不如吹半天牛更能博得江湖上的尊重和名聲。
 
  所以,俺以后也改練嘴皮子了,包括練筆頭。
 
多少人的眼淚在無言中抹去
  會打架的人,首先應該是會退縮的人,這便是經驗之談。至少,三種人你別惹:一是喝多的人,一是失戀的人,前者不知道疼,后者在努力作秀糟蹋自己,你打他越狠,他越有快感,咱可別給人家當槍使。還有一種人,就是身邊有孩子的男人,不管那人如何逞能,你都要忍下那口氣,不為別的,一定要在孩子面前為父親留下尊嚴。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欄目列表
河内五分彩违法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