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-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!

雨楓軒

愛和恨全由你操縱

時間:2020-06-10來源:網友提供 作者:朵漁 點擊:
愛和恨全由你操縱

 
  那天陽光燦爛,春色正好,鳥雀們忙著談情說愛。我坐在書房的窗戶前,望著窗外露臺上的花叢發呆。一只麻雀停在欄桿上,嘴里叼著一條扭動的青蟲,來回轉著頭,尋找它親愛的伴侶。多么溫馨的一幕,連鳥雀們都本能地在愛。
 
  然后,就聽到了隔壁傳來的爭吵聲。能聽到女主人在哭,男主人在叫,然后女主人開始歇斯底里地叫,男主人閉口不言。聽不清爭吵的內容,吵聲時大時小。摔了一只杯子。椅子倒了。另一把椅子也倒了。一記耳光?。“不過了,離婚!”這句聽清了。然后又是半天的沉默。
 
  這對中年夫妻剛搬進來,還不太熟,只知道女主人教書,男主人做生意。平時見面打招呼,女主人熱情有教養,男主人有點傲氣,但也不失為一個好鄰居。平時看上去好好的一對兒夫妻,該有怎樣的仇恨,才會發生這樣的爭吵?我突然覺得,這樣的夫妻以后該如何繼續生活?他們不會就此分手吧?第二天上午,我下樓去倒垃圾,發現他們正有說有笑地往菜市場走去?磥砦叶鄳]了。
 
  你能遇到一個怎樣的鄰居,純屬命運的安排,仿佛兩只被拋進相鄰的籠子里的鳥兒,演著貌似迥異卻又百般相似的人生劇。如果把房頂打開,從上帝的視角看,我們的床頭對著床頭,我們的桌椅排并排。我打鼾的時候,他可能在說夢話,我們就像一對赤裸的嬰兒抵頭而眠。我煮羊頭的時候,他在燉狗肉,生活半斤八兩;他副科級的時候,我正要離開,道路各走一邊。有時候我在衛生間唱歌,他一拉水箱,歌聲立馬停了。他在隔壁貼耳聆聽,我一敲墻,震聾了一只耳朵。隔壁正在上演的人生鬧劇,未必就不是我的生活。
 
  黃昏時,細雨中,在小區的樓下散步,看著一扇扇窗戶里的燈光漸次亮起,真有一種人間大戲拉開帷幕的感覺。高樓如一格一格的盒子,收容著人的一生;又如蟻穴,收納著在外奔波忙碌了一天的公蟻和母蟻。一只公蟻在電視屏幕前放松身體,母蟻正在廚房里忙碌;另一只公蟻迫不及待地抱起他年輕的母蟻,母蟻一邊迎向他的吻。而當今晚的配角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家里,在她無休止的責備聲中享用他的晚餐,并不知道,那就是愛。
 
  我常常想起那些在荒山野嶺隱修的隱士,他們遠離人煙,在無邊的空寂中為自己的肉身選定一個洞穴,沒日沒夜地在里面冥想出神。他們脫離了人間戲劇,是否也可以說是提前死去?理論是灰色的,生命之樹常綠。這生命之樹上,也必然包括了喜怒哀樂,悲欣交集。
 
  下樓,去河邊的小公園散步。遇到一對老夫妻,沿著河邊遛來遛去。他們看上去那么和諧,那么般配,兩人卻一左一右,互相不搭理。唉,得有多少年的廝磨,才能造就這樣的若即若離。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欄目列表
河内五分彩违法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