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-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!

雨楓軒

我的大學(第十七章)

時間:2020-06-30來源:網友提供 作者:高爾基 點擊:
我的大學(全文在線閱讀)>  第十七章

    他指指書架說:

    “尤其是這些書。要是我會寫書多好呵。當然了,我的思想太落后、太遲鈍,我根本不配寫。”

    他雙手抱頭,胳膊支在桌子上,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。

    “伊佐爾特得太慘了。”

    不知沉默了多長時間,他想起什么似的說:“噢,咱們睡覺吧。……”我爬上閣樓挨窗子躺下。天空猛然打了個閃,照亮了廣闊的田野。村里的狗狂吠著,幸虧有這叫聲,還則我真以為自個兒生活在荒無人煙的孤島上。

    遠處傳來隆隆的雷鳴,一股悶熱的氣流從窗口闖進閣樓。

    錯著閃電的光線,我看見伊佐爾特睡在河岸的柳樹下,他的臉色冷青。眼睛還像活著時一樣明亮,吃驚的嘴巴隱在他金黃色的胡須里。

    “馬克西美奇。做人最重要的是仁慈和善良,所以我特別喜歡復活節,因為它就是個善良的節日。”

    伊佐爾特的聲音在耳畔回蕩。這個漁人的腿已被伏爾加河的水沖洗的十分潔凈,炙的太陽曬干了他身上的藍褲子,蒼蠅圍著他飛舞。

    他的尸體已經開始腐爛了。

    隨著一舅咚咚咚的腳步聲,洛馬斯伏身鉆進閣樓,坐在我的床上,一只手捻著胡須。

    “我來告訴您,我快結婚了。”

    “女人到這兒來住,她受得了嗎?……”他好像期待著我繼續說點兒什么,可我又找又不出什么恰當的詞來。

    這時閃電一過,照得滿室生輝。

    我的未婚是瑪莎……”

    我實在忍不住笑出了聲,因為我從料到會有人叫她瑪莎。

    太逗了。這么親昵的稱呼就是她父兄也沒有叫過呢。

    您知什么?”

    “噢,沒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您是不是覺得我們年齡太懸殊了?”

    “沒有,沒有。”

    “她跟我說,您喜歡過她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曾經有點兒嗎?”

    “我想是吧。”

    他氫手垂下來,小聲說:

    “到我這個年紀就不像你們年輕的人似的,瀟灑地說聲有點兒了,我是全身心地投入,根本就無以自拔。”

    他終于抑制不住內心的喜悅,咧開嘴,笑了:“當初蓋世英雄安東尼之所以敗給凱撒,就是因為他迷戀的埃及女王克里奧佩特拉倉皇而逃,他無心指戰艦,追隨埃及女王去造成的。愛情力量太不可思議了。”

    洛馬斯站起身,仿佛自個兒戰勝自個兒似的,說道:“無論如何,我要結婚我。”

    “馬上結馬?”

    “秋天結,等蘋果摘完。”

    洛馬斯低走出閣樓,我重又躺下,心里尋思,最好在秋天之前離開這兒。他干嗎提發東尼的事兒呢?我一點也不喜歡。

    早熟的蘋果差不多可以摘了,今年是個好收成,樹枝被果實墜彎了腰,果園里彌漫著蘋果香。對孩子們來說,這是段快樂時光,他們可以吃被蟲咬過或風吹掉的蘋果。

    八月初,洛馬斯從喀山運回一船貨和一船筐子籃子。

    早上八點,霍霍爾洗完澡,換上衣服,準備吃茶,嘴上還興奮地說著:“晚上行船別有一番情趣……”猛地他使聳起鼻子聞了聞,感覺到什么似的問:“怎么有股燒焦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正說呢,阿克西尼婭的哭喊聲從院子里傳出來:“著火了。”

    我們沖出院子,見我們小鋪的庫房正在燃燒,里面裝的都是易燃品:煤、柏油和食用油。

    我們被眼前的災禍驚呆了,陽光照射下變淺淡舌正在無情地吞噬著貨物。阿克西尼婭提過一桶水來,霍霍爾把水潑在著火的墻上,扔下水桶喊道:“真麻煩。馬克西美奇。您快把油桶推出來吧。阿克西尼婭同鋪里去。”

    我沖進去把柏油桶滾出院子滾到街上,返身回來轉煤油桶,這才發現塞子是打開的,油已經撒在地上不少了。我忙著滿世界找塞子,可是水火無情,庫門已經被燒穿了,火苗一個勁向里推移。

    房子發出一陣陣爆裂聲,我推著不滿的油桶到了街上。此時街道已經擠了不少婦女和孩子,他們嚇得又是哭又是叫。

    霍霍爾和阿克西尼婭正在搬運店鋪里的貨,放到山溝里安全的地方。

    一個白頭發大黑臉的老婆子在街上舉著拳頭尖聲叫喊:“呀、呀、呀。你們這群壞蛋。……”等我再返回庫房時,火勢更加兇猛了,從房頂上垂下來的火舌像是火簾洞,墻柵欄燒得就剩個空架了,我被煙薰的透不氣來,根本睜不開眼睛。

    我湊湊合合把油桶推到了庫房門口,可是卻被卡住了,怎么也推不動,火燎了我的皮膚痛得我大呼救命,霍霍爾沖過來的拽著我的胳膊,把我帶出院子。

    “你快走。要爆炸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自個兒返身奔向臥室,我緊跟其后,爬上閣樓去搶救我的書,疏被我從簾口扔出去了,當我把帽盒也丟下去了,房子猛地震動了一下,我知道這是沒桶爆炸了。

    記頂在燃燒,火舌從窗口闖進閣樓,我急忙跑到樓梯口,這兒的煙更加濃重,這條路已經封死了。到處是火,是煙,我被包圍了,木房子一個勁兒地嗶嗶剝剝燃燒著,火舌也躍躍欲試想要吞噬我,我難受極了,一時竟不知所措了。

    我呆立了幾秒鐘,卻有幾年那么長了。我看見天窗口里出現了一張焦慮地扭曲的紅胡子黃臉人,一轉眼工夫又消失了。

    房子已經變成了火房子,萬條火蛇穿房而入一般。

    我知道我完了,耳釁只有火在燒的聲音,雖用雙手捂著眼還是痛的讓人無法忍受。

    求生的欲望驅使我采取了一個明智的抉擇:抱著被子、枕頭和一大捆菩提樹皮,還用洛馬斯的皮外衣護著腦袋,從窗口躍身而下。

    等我在山溝上醒來時,見洛馬斯伏在我身邊大聲呼喚我:“馬克西美奇。您好點嗎?”

    我站起來,傻愣愣地看著飛舞的火花和快要燒成灰燼的心子,火舌、火花圍著房子狂地舞蹈,從窗口一大股五大股地涌著黑煙,房頂上的火花隨風而動,像是飄揚旗幟。

    “噯。問您呢,。好點兒嗎?“

    霍霍爾還在關切地喊叫著。他被汗水、黑煙、淚水、焦慮覆蓋的臉上,一雙無限憐惜和提心的眼睛望著我,這被他深厚的情誼感動了。

    我的左腳有點育,我躺下來告訴他:

    “左腳脫臼了。”

    他輕柔地撫著我的腳,猛地用力一拽,痛得差點昏過去,可是幾分鐘之后,奇跡出現了,滿心歡愉的我已經可以拐著腳把搶救出來的貨物運到浴池去了。

    洛馬斯松了口氣,嘴上銜著煙斗愉活地開腔了:“當時油桶一炸,我看見火苗直沖樓頂,就想您準完,那是一條巨大的火龍,氣焰沖天,整個房子頓時間就成了火海,真沒想到,您居然疾著。”

    濟馬斯又恢復了往常的平靜心太民,把貨物擺整齊,告訴一樣狼狽不堪、滿臉黑乎乎的阿克西尼婭:“您在這兒看著。我去救火……”煙霧中飛動著許多白色的紙張,它們是我們的寶貝書……”目前為止,這場大火已經毀了四棟房子,火勢仍在漫延,虧得今天沒什么風;鹕嚅_玩笑似地平平靜靜地向左右張開嘴,慷懶地伸開紅手臂輕輕抓過柵欄和屋頂,不慌不忙地向左向右開始掠奪和蠶食,屋頂的茸草吃光了,柵欄眨眼工夫也不知去向了。

    火焰伴著木頭的爆裂聲歡快地歌舞,它像個無事妖魔閑來無聊,故意來人間淘氣,手一揚火星兒飛落東家院、西家院,看著人們苫走嚎哭,為自家的資財憂慮。村里上上下下都有叫喊:“水。水。水。”

    水愿在伏爾河那兒,離這兒太遠了。

    洛馬斯此時充分發揮自己的組織才能,靠拉和拽亂得無頭蒼蠅似的村民集中起來,組成兩個小組,然后鎮定而胸有面竹地指揮他閃拆除柵欄和離火場近的耳心。

    他閃沒有反抗,而是很聽他的指揮,這樣一來,大家就成了同心協力共同作戰了,至少可以不必整條街地被焚毀了。

    他們這樣做的時候,心中仍有顧慮,猶猶豫豫覺這么做不是為自個兒謀利舉辦,年直去缺乏一定的信心。

    我快樂地投入到這場異乎尋常的占中,我這個人是非常喜歡集體勞動的聲面那股熱情澎湃激情的。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精力充沛。

    在街上我看到村長和庫茲冥及一伙兒富農,在那里指指點點,謾罵著什么,沒有一個人參加戰斗。

    農民們從田地里騎往回奔馳,顛得太厲害了,手臂都要高過耳朵了,女人們見了他們大聲哭訴,小孩子們嚇得到處亂跑。

    火勢仍在漫延,又一家的耳房起火了,只有拆掉豬圈的一面柵欄,才可以防止它的繼續漫延。其時,柵欄已經飛動著紅公火舌了。

    救火小組的農民砍倒木樁時,火花落到他閃身上,他們嚇得奪路而逃。
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欄目列表
河内五分彩违法吗